广西公安厅民警王钢谈海地维和经历
来源:青年人(Qnr.Cn) 作者:Qnr.Cn 2010-12-10 【青年人:中国教育考试第一门户】 资料下载 教材购买
在南宁市一家酒店的大堂吧,王钢一边品着久违的云南普洱茶,一边跟记者聊那个遥远而动荡的国度。完成了在海地15个月的维和任务回到南宁后,中国维和警察、广西公安厅民警王钢2月26日接受记者采访,回顾了他在海地维和的463个日日夜夜。 太子港没有公

在南宁市一家酒店的大堂吧,王钢一边品着久违的云南普洱茶,一边跟记者聊那个“遥远而动荡的国度”。完成了在海地15个月的维和任务回到南宁后,中国维和警察、广西公安厅民警王钢2月26日接受记者采访,回顾了他在海地维和的463个日日夜夜。

太子港没有公厕

2004年11月13日,在经过10多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后,王钢等7名中国维和警察从北京到达海地首都太子港,这支维和警察派遣队所有成员都有过在东帝汶或波黑任务区维和的经历。在接受海地联合国维和警察总部为期一周的岗前培训后,王钢被任命为海地南部(SUD)省警察局的后勤官。

然而,王钢等维和警察的分配方案刚下达,由于太子港局势特别紧张、警力严重不足,7名中国维和警察与所有新到警察都暂时被“征用”,补充到日常巡逻工作的第一线。

联合巡逻每天分为4班,每班6个小时,昼夜不停地在市内兜圈子。太子港车辆极多,汽车的尾气加上当地居民经常焚烧垃圾,一天工作下来,常常“灰头土脸”。王钢在巡逻中发现,当地没有公厕,当地人一有内急就随地解决。为了避免尴尬的场面出现,女维和警察在巡逻前都是滴水不沾的。

2004年12月17日清晨,王钢与湖南省公安厅的何颖离开工作了一个月的太子港,来到海地南部的港口城市莱盖耶市。

解救当地警察

由于海地国家警察的工作实在差强人意,2005年初,联合国海地警察总部决定选派一些维和警察到当地警察局工作。王钢提出申请后,于3月中旬获得批准担任海地省警察局的警务顾问。

在工作中,王钢逐渐了解到海地警察得不到当地群众信任与支持的原因。城区内经常发生自行车被盗案件,但负责案件调查的警察没有一个人对案件进行过系统分析,案件一直未破。海地没有专门的交警,当地警察最乐意干的事就是上街纠正交通违章,然后收缴罚款。

一次,王钢接到当地警察的救援请求:两名当地警察在收缴营运车驾驶员证件时,遭到当地群众围攻,请联合国警察出面营救。王钢和同事马上赶赴现场,将两名警察解救出来。那些激愤的群众还算给联合国面子,看到联合国的警车,便放下了手中的石头和棍棒。两名惊魂未定的当地警察大有死里逃生的感觉,他们不住地向王钢等联合国警察称谢。

自己开伙,被迫瘦身

莱盖耶市虽号称海地的第三大城市,但城市规模仅相当于中国的一个中等县城。这里道路失修、房屋破烂,水电供应等基础设施根本不能保证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需要。王钢初到莱盖耶时,先在一家旅馆住了8天,圣诞节那天,终于在城区内租到了一间带小院的民房。

作为联合国维和警察,吃、住、行都得自己解决,王钢和同事们每天都得自己买菜做饭。王钢先到市场上买了个二手冰箱,冰箱扛回住所后,才发现冰箱只能作摆设,因为根本没电。上市场买菜,对于没有经过卫生检疫就上市的肉制品,王钢他们是不敢放开胆子享用的。蔬菜的品种也很少,买来买去都是洋葱、胡罗卜———胡罗卜、洋葱,偶尔买一些当地的无叶蔬菜,煮熟后却发现难以入口。惟一的荤菜就是肉罐头。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体重95公斤的王钢“瘦身”到82公斤。

王钢说,他们7名维和警察回国后,第一件事就是饱吃一顿肥羊,第二天觉得不过瘾,又去狂嚼了几锅肥牛。

为了逃生,不能系安全带

由于不断有针对联合国人员的流血事件发生,联合国多次下达严重安全警告,要所有联合国人员做好安全防范。虽然时时提防,王钢还是遭遇了一次“意外”。

那是2005年5月的一个下午,王钢下班回到住处,将警车停放在院内。当他走进房间,正准备脱衣服时,突然听到“砰”的一声,跑出去一看,汽车的左后窗被从院外扔进来的石头打碎了。王钢冲出院子,而肇事者早已逃之夭夭。

在海地,所有的联合国工作人员无论开车还是坐车,都不系安全带。联合国车辆常常遭到枪击、飞石等袭扰,这要求车内乘员必须在最短时间内作出规避和进行自卫反击。有维和警察专门作过计算,如果系安全带的话,将会耽误2~3秒时间,而且海地的路况极差,车速根本快不起来。于是,“开车不系安全带不算违章”就成了联合国海地任务区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王钢说:“生活在海地时刻给人不踏实的感觉,就连睡觉都不是很安稳,钢盔、防弹衣和手枪成了我们维和警察的日常必备装备。”海地气候炎热,每天戴钢盔穿防弹衣的滋味可想而知,但即使是这样,却也不见得能够保证安全,同事马克的死就是一个例子。

57岁的马克是加拿大维和警察,他担任的是选举官。2005年12月21日上午11时,马克与一同事开车到一选区,半路上发现前方有一伙人企图抢车,于是调转车头往回走,这时,一颗子弹打在了马克的大腿动脉上。一个小时后,马克因失血过多而停止了呼吸。王钢说:“头一天我们开全局例会,马克坐在我的对面,我给他拍了一张照片,没想到,那竟成了他的遗照。”

保卫大选,炊事员也配枪

2006年2月12日,是王钢原定回国的日子。由于不断有恐怖分子威胁要炸机场,所有航班被迫取消,王钢等7位联合国维和警察只好暂住在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的驻地里。而此时,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正在执行着海地大选的保卫任务。

总统大选是海地人民关注的一件大事,而非法武装也蓄意制造恐怖事件破坏选举。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的任务就是保卫计票中心。2月13日上午,大选结果出来后,计票中心门口的火药味开始变浓。下午3时左右,计票中心门前聚集了上万人,其中10多人还手持武器。他们在计票中心门前叫嚷,焚烧轮胎及废品。

计票中心是大选的重中之重。联合国前后花两年时间,耗费9000多万美金,投入2000多名维和人员,一切都是为了这场大选,一旦计票中心被冲击,选票被毁,就意味着所有维和人员的努力将付诸东流。看着直冲云霄的浓烟,守卫计票中心的所有防暴队员全部子弹上膛。由于情势紧张,连炊事员都配了枪。

3个小时过去了,天色渐渐变黑,聚集在计票中心门前的人群也渐渐散去,危机终于解除。所有的维和警察都松了一口气。

2006年2月21日,王钢等7位联合国维和警察回到了阔别15个月的祖国。2月23日,王钢回到南宁。这些天,他心里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回家真好!”

文章搜索: 
模拟考场 考试用书 考试论坛 公务员书店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热点资讯
热门课程推荐
论坛热帖
各地公务员